骚货玩逼|操骚货丝袜|我的骚货小姨
业务邮箱
IyDUpeVM@aol.com
首页> 欧美成人看的黄片操逼

殇界

内容详情

由鬼界、冥界、死界,三界组成的殇界,经过多年的杀伐,人性的莲花,逐渐凋谢。本来司天地浩劫的七兵,司风雷元素的九兽,司七情六欲的十三冥王,为了夺取力量,互相征讨杀伐,天地规则变得混乱不堪。殇历一万三千七百年,众兵之父“孽魔”,众兽之父“墨凰”,众王之父“死神”,在死界激起“灭世之战”,据传是为了阻止“孽魔”争权,但真相不得而知。经此一战,孽魔、墨凰,相继战死,死神独控三界,总司兵、兽、王三族。从此再无新兵造出,也无幼兽出世,死神新造出的臣民,也都瞳孔无色,行若傀儡。瞳孔有色的唯剩死神原嫡出的十三位冥王,与各冥王十三个孩子,殇界称之为“鬼”。但不知为何,经“灭世之战”后,死神竟愈加残暴,不仅变本加厉诛兽夺兵,更甚不顾血脉亲情,灭王杀鬼,收集血脉,野心与力量一度膨胀,一发不可收拾。流淌在兵、兽、王、鬼,体内的热血与野心,竟促使殇界瞳孔有色的生灵拥有了同样的志愿——诛天墓,灭死神。(灭世之战后,死神在死界筑起了宫殿,传说葬有孽魔与墨凰的尸体,遂命名为“天墓”),但为了争夺与死神抗衡的力量,与入天墓的资格,(唯有冥王才有资格进天墓),七兵九兽十三王唯有效仿死神,弑父杀子,收集血脉,提升力量,都想自己成神之后来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,但却都逃不过沦为贪婪与规则的牺牲品,不断恶性循环……殇历两万五千八百年,血冥王无疆座下八大神兽之一的墨玉麒麟,因无疆发动“千千死劫”被墨麟提前得知,(每过一千年,冥王都要把手下的神兽诛杀一遍,为的是:一、提升自己的力量。二、神兽千年后实力明显下降,渐渐起不了什么作用。三、一千年,神兽们知道的秘密积累的太多。)不得已背叛无疆,在与无疆的打斗中,墨麟触动机关,进入无疆的宝库,得到了一个婴孩,墨麟以为是无疆收集而未诛杀的血脉。无疆由于诛杀其余七只神兽,实力受损,被墨麟破开空间逃到时空乱流之中。殇历两万六千六百年,(由于在时空乱流中的奔波了七百余年,时空乱流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,往往搓弄复杂。)婴孩长成了十五岁的黑瞳少年,墨麟为了躲避无疆的追杀,化身黑犬与婴孩相依为命,苟延残喘,只为等待一个机会……就这样,一个远古的召唤,让少年踏上了诛王灭神之路。但弑神真的是完结吗?真相又是怎样?永远想不到的结局,永远猜不透的真相。华丽而莫测的斗技,扭曲又肮脏的规则。七兵九兽十三王,诠释不一样的玄幻。“打死它,打死这黑鬼……”“嗷……嗷……”利刃般的哀嚎,撕扯着午后的寂静。“让你偷我家的紫粟,看少爷打断你的狗腿!”雨点般的棍棒落在匍匐在地的黑犬身上,早已伤痕累累的身体却牢牢的护着身下的食物。“大黄,我们打它那么多次了,每次它都记不住,不如……”一袭青衫的少年看来是打的不过瘾,缓缓的拿出一把匕首,递到锦衣少年的手边,脸上堆满了阴笑,空洞而灰暗的瞳孔却看不出一点情绪。“呵呵……这主意倒也不错。”锦衣少年接过匕首缓缓走向颤抖在地的黑犬,高高的举过头顶,阴冷的笑道:“只怪你不走运,惹到了你黄大爷,来时托生到好一点的人家吧。”说完卯足全身的力气向黑犬的脖子插去。刀芒闪过,黑犬眼中闪过一缕凶光,仿佛要从眼中窜出一只猛兽把身边的蝼蚁撕个粉碎。……“住手!”又是这熟悉的声音,黑犬眼中的凶光一闪而逝,缓缓的闭起红肿的眼睛。锦衣少年手中一顿,回首望去,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清瘦少年快步跑来,满脸的尘土和污垢的长发,被汗水粘在脸上,一身麻衣褴褛,活像个乞丐,但一对漆黑的瞳孔仿佛能吞噬光明,身上早已因为狂奔摔的伤痕累累。麻衣少年一把扑到黑犬身边张开双臂,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那把差点要了黑犬性命的匕首,咬牙说道:“黄少爷,不知我们家老黑哪里做错了,你们要下此毒手?”说着话,眼神愤怒的打量着这七八个少年。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你个小乞丐。”锦衣少年面对黑犬主人的质问,竟没有一丝慌乱。“你家的狗偷吃了我家的东西,吃饱了不说还要往回带,人脏并获,这些年它吃我的也不少了,要它一条狗命也足够了。怎么你要一命换一命吗?”锦衣少年转着手中的匕首,空洞的眼眸玩味的看着麻衣少年。麻衣少年脸上闪过一抹恐惧,但回身看了看满身疮痍的黑犬,眸中随即升起一股决然。“好吧!你杀了我!放了它!”斩钉截铁。锦衣少年一激不成反碰了个钉子眼中凶光大盛。“你小子找死,别以为老子不敢!”“大哥算了吧,杀了他毕竟不是杀一条狗,回家总要挨罚,都把它打成这样了,今天就算了吧。”青衫少年忙抱住锦衣少年的胳膊。“是啊,是啊。”身后的小手下们看事情要闹大怕不好收拾,也纷纷过来阻拦。……“好吧,看在大伙的面子上今天就饶了你,敢有下次,老子要了你俩的命!”朝少年狠狠的吐了口唾沫,锦衣少年带着一帮小手下扬长而去。……第二卷这是一个挂满美丽彩虹的神奇岛屿,和别的岛屿一样它悬在虚空和别的岛屿分割没有来往,每当冬去春来,村民们就寻着彩虹尽头的彩虹湖,打捞池底的紫色卵石来播种。春种秋收年年如此,为了感谢上天的馈赠,村子的祖先便把这座岛屿以那潭飘忽不定的湖水命名-------彩虹町。彩虹町域广人稀,地势平旷,放眼望去漫山遍野满是紫色的穗浪,甚是美丽,人们管它叫做紫粟,世代食其维生。岛角有一棵参天的大树,树下虽只有一坪枯草,却是一个人的住处,夕阳下一人一犬嬉笑怒骂,分享着伤痕换来的食物。“都说我吃过野菜了,你不用管我的。”一个少年狼吞虎咽的吃着手中的食物,一点也不像吃过的样子。……他叫墨瞳,听村里人讲,十五年前,一条伤痕累累的黑犬叼着他来到彩虹町,从此他就在这生活,村里人时常给他接济,他就和黑犬相依为命。但墨瞳慢慢长大村里人发现他的眼睛不像村里人灰暗而空洞,而是越发黑亮,村里的传说瞳孔有颜色的都是煞星,所以大家和他渐行渐远,村里的孩子更是打他取乐。“老黑,你说如果你会说话多好,我们就可以聊天解闷了。”打着饱嗝墨瞳轻抚着黑犬的伤口。黑犬仿佛突然来了精神,目光炯炯的望着墨瞳,但又立刻转头望着夕阳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可能是因为太久没吃过饱饭了吧,墨瞳的话也轻快了起来。“不会讲就不会讲吧,有你陪我就挺好的,对了昨天晚上我又做梦了,梦见在一个流星漫天的夜晚,我捞起了水中的月光……”墨瞳咬着草茎望着夕阳缓缓的说道。草茎的苦味在嘴里慢慢化开,涩涩的像是眼泪的味道,把语气又染回了伤感。“老黑,从我眼睛生出颜色以来他们都说我会玷污圣湖,每次去取种子都不让我跟去,我们也只能挖野菜来吃,早晚有一天我们会饿死的,哪天如果我先死了,他们欺负你怎么办啊?谁给你清理伤口呢?”黑犬慈爱的舔着主人的伤口。“为什么啊,就因为我和他们眼睛不一样吗?可这是天生的难道要我戳瞎自己的眼睛吗?”墨瞳激动的握紧了拳头,指甲深深的嵌入掌中。“咯咯……”银铃般的笑声打散了阴郁的空气。“好哇好哇!你挖出来给我当弹珠哦。”清脆的语调从树顶传来,娇柔的声线透着无邪的俏皮。墨瞳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站了起来,退后两步举目望去,只见树冠的桠杈上座着一个十五六岁的美貌少女,长发犹如飞瀑般倾泻而下,竟然盖过了娇臀下的枝丫,一袭海蓝的长裙无风自舞,仿佛千百只娉婷的蝴蝶,赤裸的小腿和玉足轻摆着,柔若羊脂。墨瞳脸颊微微泛红,不知是羞于谈话被人听到,还是内心莫名的悸动。“你是什么人,干嘛偷听我讲话?”“我本来就在这里,是你过来说一大堆,吵都吵死了。”少女俏生生的飘落到墨瞳身前,像一朵樱花落于树下。“你刚才说的梦是真的吗?”少女靠近墨瞳,如兰的清香,骚动着墨瞳的鼻尖。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墨瞳感觉自己像是一团污垢,双耳像烧红的炭火,想侧过视线,但少女一双海蓝色的瞳孔,却像蓝色涡流,仿佛像要透过眼眸抽离他的灵魂。少女咯咯一笑,“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?我好看吗?”少女闪动妙目俏皮的注视着少年。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墨瞳赶忙扭过头去,心里却好奇为什么她也有一双不寻常的瞳孔。少女得意的一笑,又靠近一点问道:“你是这岛上唯一会做梦的人吗?你能把梦境刻给我看看吗?”少女满脸期待的望着墨瞳。墨瞳直觉温热的气息轻抚他的耳垂,脑袋一阵晕眩,忙收敛心神说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“那你刻给我看嘛,我这有光笺。”少女玉手蓝光一闪,一卷蓝盈盈的玉简出现在掌中。墨瞳含糊的答应着不自觉的接过玉简。“那个……这个……”“什么这个那个的啊,扭扭捏捏的,小气鬼不给我看算了!哼!”少女气鼓鼓的转过身去。“不是,不是啊,你别生气啊!我没读过书,不会写字的,我说给你听吧,或者我说你写!”墨瞳仓忙的解释道,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。“扑哧……”少女被墨瞳腼腆的模样逗乐了。墨瞳仿佛看到了雪霁初晴,百花齐放,不觉看的痴了。少女又展颜一笑,仿佛早已习惯了这种痴态。“好吧,算你乖啦,不过这是别人替不了的。”少女苦恼的敲了敲自己光洁的额头,突然眼睛一亮道:“不如我来教你嘛,其实挺简单的。”“好啊,好啊!”墨瞳狂喜,脱口而出,顿又觉得失态,低头噤声。“我叫蝶衣。”“我叫墨瞳!”……第三卷星空下流光萤火。“你怎么这么笨哦,说了这个位置是噬嗑嘛,应该是这样啊……”蝶衣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着一个个古朴的符号。“哦哦……对不起。”墨瞳尴尬的抓了抓头。“算了算了,明天再练喽,天都这么晚了哦。”蝶衣抬头看了看月亮,幽幽说道。墨瞳以为心上人生闷气,秋夜彻寒,墨瞳却也急的满头大汗,赶忙说道:“你别生气啊,都怪我太笨了,对不起对不起。”蝶衣浅浅一笑,“哪个怪你,你们这的月光好美。”月光下大地闪着紫色的光晕,萤火飞舞,美得如同梦幻。“它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的……”“噗……你个木头,那今天就没有往常更好看吗?”光晕中蝶衣像林间的精灵,美妙不可方物,墨瞳只觉胸腔小鹿乱撞,像怕一张嘴一颗心就会从嘴里跳出来似的,低头不语。“咦,你那只黑狗呢?”蝶衣美眸四顾,黑犬早不见了踪影。佳人在侧,墨瞳若座云端,竟没有注意黑犬的去向,“可能是去找东西吃了吧!”墨瞳含糊着重色轻友。“你一说我也饿了,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啊?”墨瞳羞的满面通红,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含糊说道:“我平时都……都是吃野菜的。”“野菜?好吃吗?”墨瞳苦涩的摇了摇头。“这样哦。”蝶衣略感失望,“那我去村子里找点好吃的啊!”说着就要往村子的方向迈步,墨瞳怕心上人像自己一样受欺负,慌乱中扯住了蝶衣的小手。“怎么要和我一起去吗?”蝶衣一笑竟任由他握着没有挣脱。墨瞳直觉得手中握着的小手柔若无骨,光愈缎绸,不免心神一荡,忙收敛心神解释道。“我是怕他们欺负你,村里有传说,眼睛有颜色都是……都是不好的,我……我就常受他们欺负!”想到往常的生活备受欺凌,墨瞳不禁握了握拳头,“哎呦!你弄疼我了!”蝶衣把手往回一抽。墨瞳这才缓过神来,忙把手放开,满脸惊慌。“那也难怪。”蝶衣倒是没怎么在意,甩甩手,满脸的不以为然。“额……对了,为什么你的眼睛也不一样啊?”“呵呵……我啊?天生的。”说着话,黑犬叼着一只野兔回来,两人一犬烤兔观星,寂夜了无声。“啊!你坏死了!”蝶衣被光笺上悬着的鬼脸吓了一跳,一拳轻捶在墨瞳臂膀上。墨瞳毕竟是个孩子,童心未泯,熟悉了之后,时不时的和蝶衣开玩笑。“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。”“肯定是你故意的。”“呵呵……”少男少女在林间追逐打闹。五天来,墨瞳已经熟练掌握了刻光笺的方法,和蝶衣的关系更是日渐融洽,整个人也开朗了不少,只是蝶衣对自己的事却很少提及,墨瞳也没有追问,不知为何黑犬却对蝶衣甚是恭谨,早出晚归的为他们准备食物,墨瞳的手艺也让蝶衣赞不绝口“好好……你饶了我吧!我这就把梦境给你看。”蝶衣假装要打,墨瞳赶紧讨饶。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蝶衣得意的一扬嘴角,蓝光一闪一卷海蓝色的玉简出现在玉手中,蝶衣小心翼翼的把卷轴慢慢在草地上摊开。墨瞳拗不过,这次看来只好来真的了,虽然脸上还带着笑容,心中却怅然若失:我若把梦境给她看了,她一定大感失望,了然无味,也许就此离去,再也不愿睬我了……但转头看到蝶衣闪着俏目,满脸希盼,心头一热,自责道:大丈夫怎么如此小气,能满足她一个心愿我也此生也无憾了,但想到就此分离,不免心中一阵酸楚。甩了甩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,墨瞳长吸了口气,缓缓伸出右手食指轻点到玉简上。凝神半晌,那乌黑的瞳孔慢慢晕开,把整个眼珠渲染的像要滴出墨来,指尖轻划,卷轴慢慢上出现了一个个古朴的墨色印记,卷轴的蓝光也渐渐变得浓厚,把墨瞳整个包裹在内,朦胧间,仿佛从墨瞳脑海抽出了一缕光纤,光纤渐渐与卷轴的光亮纠缠融合,光芒渐盛。突然,整个光团一收,连同那缕光纤一起封印在玉简上,一切归于沉寂,卷轴上的符号像撒在夜空上的繁星熠熠生辉。墨瞳眼中墨迹也渐渐凝实,流回了瞳孔。“终于弄好了,这可比鬼脸费劲多了。”墨瞳强颜欢笑,神色却甚是憔悴。“那倒是,辛苦你了。”蝶衣满脸笑意,边说边帮墨瞳试去额角的细汗,眉宇间仿佛透着无限柔情。墨瞳只觉得一缕如兰似麝的香味萦绕鼻尖,顿时天旋地转,死而无憾了。“汪汪……”黑犬叼着一只硕大的山鸡箭步跑了过来,眼中却透着前所未有的兴奋。“嘿,老黑,真有你的!”墨瞳强制心神忙过去抚了抚犬首。黑犬却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卷轴。两人一犬拔毛烤鸡,大快朵颐,还没等香味散去地上就剩下残火和一堆鸡骨。“也该看看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了。”墨瞳强打了个饱嗝,把油手在身上揩了半天,才小心翼翼的印在一旁的玉简上,一时间卷轴光芒大盛光晕中显现出了一副墨瞳似曾相识的风景,一潭闪着七彩波纹的湖水,映着如镰的月影,流星漫天,不停的坠入湖中……渐渐光芒收敛,卷轴如旧。“这是哪里?”蝶衣急切的问道。“不知道,我没去过,但好像……”“好像什么……”“彩虹町!”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