骚货玩逼|操骚货丝袜|我的骚货小姨
业务邮箱
IyDUpeVM@aol.com
首页> 欧美黄片婷婷网

渊寂

内容详情

“嘚嘚嘚”,几个黑甲哨骑飞驰而过,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官道的尽头。一群衣着褴褛的流民从惊慌中回过神来,四散而开。这已经是第三批官差了!蹲在路边的老汉憨憨的笑着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从怀里摸出半个发黄的馒头,撕下一小片放进嘴里。周围似乎没人愿意搭理他。老汉干笑一声,往树荫处走去。“这贼老天,半个月没降雨了,想热死老子。”人群里响起咒骂声。“这位兄弟,你还是省省力气吧,这离楚国还有三十里地呢,你就是想骂也得把肚子填饱了骂,你说是不。”少年闻声望去,见是一个村夫打扮的老汉向自己走来,不觉心生厌恶,便要避开。抬脚之际,只觉一只手掌将要搭在自己肩上,一股愤懑之情呼之欲出。方才经历国破家亡之恨,流落他乡,不想连个山野村夫竟也要羞辱于我。肩膀一扭,却是慌乱中使出了内劲。少年发劲后便已懊悔不已,自己平日里待人和气,从未欺压过平民。近日遭逢大难,逃亡天涯,却是乱了心境。这一出手,鲁莽之极,老汉多半命不保已,这可如何是好。“啪。”却是一只白玉般细腻的手掌落在少年肩上,少年一惊,只觉劲力打在了一团棉花上,少年因势利导将劲力收回体内。心底暗暗松了口气,也不管是何人出手解围,忙望向老汉。老汉依旧是那副憨憨的表情,眼神却流露一丝差异,“老夫观此少年吐纳之法,与故人颇有渊源,有心一试,不想却被一个黄毛丫头坏了好事。”一愣之际,发觉少年郞眼露关切之意,不经哈哈大笑,暗道此子心肠倒是不坏。老汉打量着那只手掌的主人,却是道“掌法虽妙,只是你尚未练到火候。”几个衙内装扮的大汉闻声而出,便要与之争论。女子摆了摆手,:“罢了,退下吧。”众人人应诺。老汉犹豫片刻,接着说道:“燕云散手应该是这样用的。”言罢,将右手缓缓抬起,在空中拂过。只见老汉手掌过处泛起阵阵涟漪,转眼间便形成一个小圈。“看清楚了吗?”老汉却是望向少年。宫衣女子死死盯着他的手,身子竟微微颤抖,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。少年手掌冒出冷汗,心想,家父曾说中原能人辈出,果真如此,自己先前如此无理,只怕此事难以善了了。也罢,且看他意欲何为。忙回应道:“前辈参功造化,先前功法已可见一斑,小子却是悟性不佳,不曾悟得要领。”言罢,却见宫装少妇走来,忙退后一步,作辑道:“夫人这厢有理了,方才多谢出手相助。”宫装女子微微一笑,道:“先前奴家闻公子挟内劲发力,恐误伤老伯,遂以掌劲化之。不想却是多此一举。”美目微转,像老汉微笑道:“今日得遇高人,敢问尊姓名讳?”老汉也不理她,只顾从怀中摸出之前的馒头吃了起来。“这天还是旱些好啊,不然老朽的馒头可就霉咯。小子,你说是不?”少年一惊,一时却不知如何作答。入夜。蚊虫的叫声渐渐多了起来。连日奔波的流民横七竖八躺在地上。宫装少妇从丫鬟手里接过干粮,柳眉微皱,今晚恐怕不太平。“唰唰!”似乎是树叶的声音,又是树叶摩擦地面的声音,更像是高手踏在树叶上疾走的声音。十几个家丁猛然跃起,成品字形围住宫装女子,小心的戒备着。女子却是望向少年郎,想起白日发生的事情,不解老汉为何对其另眼相看。少年蜷缩着躺在一处草地上,偶尔翻身拍赶蚊虫。“只是个寻常的世家子弟。”少妇叹了口气,并未发现其有何过人之处。“唰唰”的声响更近了。少年睁开迷糊的双眼,向四周看去。四周黑压压一片,却是什么也看不清。“萧妃娘娘,镐京一别,如今已是半月未见,侯爷对您可是万分想念啊!”黑暗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。“慕容野私开城门,叛我燕国,此等无耻之徒有何颜面称侯?”宫衣女子轻啜一口道。“大胆!临淄候爷乃是识时务之俊杰,他的名号岂容尔等诋毁,吾劝尔等尽早束手就擒,莫要枉送了性命。”黑暗里传来另一个敦厚的声音。四周顿时传来张狂的笑声,逐渐蔓延至各处角落。来人可真不少啊。“哗哗~呜呜~”远处山头鸟群受惊飞起。这将是怎样的一个夜晚?夜深了。少年翻转了几下坐起身来,往篝火里添些柴火,向四周张望了一下,只是黑灯瞎火,却是不见半个人影。“小子,你可是怕了?”身旁响起老汉的声音。“是又如何。”少年郎却是坦言道,“敌暗我明,前辈纵是英雄了得,双拳又如何能敌过四手。”“老夫却是不急着出手。哈哈哈哈。他们不是来找你的,放宽心吧。”说罢,又转身睡去。“前辈莫非认得在下?”少年忙试探着追问道,身旁却是没了回应。突然,“唰”,东边似乎有动静。只见一个影子如幽灵般附在草面上急速略过,向阴暗处行进,只是一瞬便没了踪影。少年竟是是没有半分察觉,仍然低头思索着。“嘿嘿,有意思,慕容家的身法却是不错,只是能否熬过今晚却是难说。”风中似乎传来一声叹息。话音刚落,“啊!”“啊!”。。。四周不断传来惨叫声。“敌袭!”“点火!”“速传我军令,布圆阵,留住刺客。”四周纷纷亮起火把,被围在场中央的黑衣男子渐渐显露身形,还有他擒住的黑壮大汉。“啪啪啪”场外响起一阵清脆的拍掌声。“好一招燕云百里行,慕容家这些年来却是出了不少人物。就让我将你们一个个个毁灭,杀人的感觉真是奇妙。”人群向两侧分散而开,一位独眼男子抚掌而立,轻笑道。“就凭你也想杀我。”黑衣男子骤然打出一拳,黑壮大汉顿时发出一声怪叫,飞向人群。“想走,可没这么容易。”独眼男子向前一步,又似乎是两步,一刀横于右侧。唰唰,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。**静了,所有人都盯着这把刀,等待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。“砰!”刀身一震,一个人影在空中翻腾,重重摔落于地。“我有说过让你走吗?”独眼男子缓缓将刀举起,收回,轻轻插入地面。“老东西,你再不出手就迟了。”回应他的只有远山传来的几声鸟叫。静的可拍。似乎过了很久,流民里依然没有回应。独眼男子依然静静的等待着。宫装女子似乎也不着急。李姓少年看着那个大口咳血的黑衣男子,心中涌现几分不忍。“慕容家的武功快有余而巧不足,可惜。嘿嘿!可惜。”老汉不知何时已经站起,自语道,“总算有一番渊源,罢了。”“小子,你想不想帮他。”老汉望向李姓少年。少年一愣,道:“不知前辈有何妙计?”“上树上说!”言罢,也不待少年答复,运起内劲,两人飘然而起,竟是无人察觉。呲!”独眼男子终于失去了耐性,拖着长刀向黑衣男子走去。越来越近了,独眼男子期待看到一张充满恐惧的脸,跪着向自己求饶,然后在绝望中被自己毁灭。就像曾经的自己,卑微着,努力着。自己也曾经是一个善良的人啊!却落得一目失明的下场。“嘿嘿。慕容策!”独眼男子抛开杂念,向黑衣男子逼近着,长刀在剧烈的摩擦中发出“哐哐”的声响。“就要死了吗?”“就要死了吧!”黑衣男子想道。“呲”刀锋迎面而来,在头前三寸处戛然而止。他终究还是没有斩下去。黑衣男子的面罩在气劲撕裂下爆裂开来,露出一张干净的脸。剑眉星目,好一个英气的少年郎。静。场外的人群看着这一幕,不经诧异万分。独眼男子却狂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~萧妃,你连你的族人都不顾了吗!慕容氏从来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族人吗?”回应他的却是沉默。树梢上,老汉松开弓弦,惊奇道:“莫非是我眼花了,他怎么也会慕容家的招式,这记雁落式用刀法施展却是别有一番味道。真是怪才,怪才啊!”李姓男子闻言却是沉默不语,心道:“何时我才有这样的修为。”此时却没有人能体会黑衣男子内心的翻江倒海。如此近距离的面对独眼男子,他竟看到了相似的面容,一样的招式!他似乎快要抓住什么。是他吗?但是他没有机会去想了。“那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”独眼男子自语道。“砰!”,一颗头颅甩飞在远处。半饷,耸拉着的无头尸体轰然倒地,鲜红的血液在草地上蔓延开来。好一个杀伐果断的男子!“前辈,您为何?”李姓少年不解道。“既然是慕容氏的家事,外人不便插手,冤孽啊!唉。”老汉叹了口气,将手中之物交还少年。“你今后有何打算?”“我准备去楚国。”“楚国?嗯,这倒是一个好去处。罢了,老夫今日便送你一程。”言罢,携李姓少年飞身而下。“噹!“独眼男子把刀插入地面,目视两人飘然而下。“阁下并非慕容族人的人,不知来此有何贵干。”“老夫自然不姓慕容。”独眼男子却是不接话,静静的站着。“老夫自中原来,身无长物。与这位小兄弟甚是投缘,如今待要分别,特来借战马送他一程。”老汉接着说道。“哦?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来取了。”言罢,独眼男子已挟刀飞奔而来。“好快的速度!”李姓少年心道。“哐!”长刀击空,刀风劈向地面。李姓少年只觉地面晃的厉害,忙退后两步。老汉回头道:“小子,你可看仔细了,他这招‘百里不留行’得这样破。”说罢,对独眼男子道,“慕容家的小子,我也不欺你。老夫就用三品下的内劲破你三品上的招数如何。”说罢,侧身一掌击出。独眼男子只觉劲力扑面而来,忙回身一挡。却是一记虚招。趁其回防之际,老汉中指与拇指虚扣,七星步不断变幻,在五寸内疾走。独眼男子暗道不妙,便要使出自创绝技,趁其势未成破之。转念又想,此人内劲绝非我之下,却愿以三品下内劲与我相较,若是此时攻去胜之不武。其势顿时一缓。须臾之际,老汉便已攻来。独眼男子只觉眼前犹如一座座山峰扑面而来,只得拼劲全力相抗,不过两个回合便处于下风,再顾不得许多,忙使出那招断浪十三斩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