骚货玩逼|操骚货丝袜|我的骚货小姨
业务邮箱
IyDUpeVM@aol.com
首页> 欧美黄片雨后的故事动漫

天诅

内容详情

云山,常年笼罩在一片云雾之中,令人看不清它的轮廓,故此有了云山之名。山脚下坐落着一个小村庄,约莫是有十几户人家,每户人家门前都挂着一些不知名的兽骨。在村头,有一栋破落的茅草屋,“咳咳咳,又没有柴火了”,从草屋里走出一个老头,佝偻着腰,离开家门向深山之中缓缓行去。老头年老体弱,走不了多远便在半路上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歇息,“这些柴火应该够我撑十日光景了”,老头一边擦汗,一边细数着拾来的木柴。“咦,那边好像有什么声音”老头放下柴火向声源方向走去,走了有半刻钟,看到一名婴儿正在哭闹,老头心里想“哪家父母如此鲁莽行事,就不怕妖兽叼了去”。老头上前抱起婴儿,发现襁褓里只有一枚玉佩,老头虽然是个粗人,但也不是那心狠之人,只能把婴儿往村抱回,只是想起刚捡的柴火,老头发出了浓浓的叹息。老头想到要抚养一名婴儿,头都大了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朝着自己的茅草屋走去。“夜老头,这是谁家的孩子啊?”村上的刘裁缝见老头哭丧着脸抱着婴儿,故有此一问。“山上捡的”老头不耐烦的回答,本来就因为婴儿的抚养问题感到心烦,还来烦他,这个不是自己自找不痛快?突然,夜老头灵光一闪,刘裁缝家里可是有着好几头羊呀!“老刘啊,这孩子没爹没妈的,现在说不定还会被饿死,一想到这,老头我是泪如雨下啊”说到这,夜老头急忙举起另外一只手将自己的脸遮起来。刘裁缝是村上有名的善人,有一手好手艺,谁家的衣服坏了,拿去他那补,他二话不说就给你帮忙,你给他钱他还跟你急,“大家都是街坊领居,这点小忙算什么”这都成了刘裁缝的口头禅了。“真是捡的啊,夜老头这你可不厚道,来来来,让我看看。”刘裁缝说完,伸手将婴儿从夜老头抱过去,也许是不怕生吧,婴儿张开小嘴,仿佛要跟刘裁缝讲点什么。“这婴儿可真可爱,那小脸肉嘟嘟的,我看夜老头你又不是娘们,没奶水养活他,还是给我养吧”说完刘裁缝一把抱着婴儿往屋内走去,一听到这话,夜老头可急的不行,自己孤身多年,好不容易有一个伴,自然不能让刘裁缝抢了去,夜老头一个跨步,手往前一探,襁褓整个被夜老头的手罩下。“啪”刘裁缝衣袖挥舞,将夜老头的手掌抽开,身子往后一缩,躲开了夜老头的攻势。夜老头一击不成,一时心急,顿时一股强大的气势炸开,刘裁缝门前的石板寸寸碎裂。“赶今儿,是什么事让你们这么激动啊”随着一个沙哑的声音出现,几道人影出现在二人身旁。刘裁缝顿时两眼泪汪汪,仿佛一个备受欺负的小媳妇一般。刘裁缝一边假装抹着眼泪,一边朝着他们走去,可是好的不灵,丑的灵,忽然之间,一道人影掠过,刘裁缝手中的襁褓不见了,“这个婴儿可真好玩,咱们村好久没新血补充了”一个魅惑十足的声音响起,循着声音望去,一名身材凹凸有致,狐媚子脸的大美女出现在刘裁缝旁边。一见村子上的人来的差不多,刘裁缝跟夜老头两人相视一眼,十分无奈,早知这样不如两人好好坐下谈谈,动个什么手啊!“我不管,他是我带回村里,你们自己看着办。”夜老头马上宣布了自己对这名婴儿的主权,老头这一举动可把刘裁缝急坏了,“是我,是我,是我让你们知道的”刘裁缝也急急忙忙的说话,急的自己的舌头都打转了。“村里也是好久没人来了,这次夜老头立大功,但是你也要知道啊,大家都想有个伴,是不是?”说话的是村上的铁匠,名字也十分简单,就叫王牛,人也随名,跟牛一样十分健壮,满身肌肉紧实。“都别说了,一群臭男人哪知道怎么带小孩,还是我来吧”在众人吵得不可开交之际,狐媚子脸开口了,狐媚子脸本名翠花,名字虽土了点,但是人确实大大的漂亮,她这一开口可难住他们。众人争吵的声音平静了下来,夜老头一见这情势不对,一个眼神朝刘裁缝递去,同时往前一站,双手后背,朝着后面众人打着手势,“翠花啊,你这样讲就不对了,人是我带回来的,你这样占去,可不大好。”夜老头一开口赢得众人的声援,情势瞬间反转,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翠花。当然翠花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,双手抱住婴儿,身子一侧将婴儿遮住,“今天老娘我就把话撩这了,这婴儿就是老娘我的心头肉,谁来我跟谁急。”语罢,一股粉色的气息升起,将翠花与婴儿环住。一见到翠花的架势,夜老头与刘裁缝两人也放开自己的气势,三股色流冲天而起,只见红色与青色的气势朝着粉色的气势攻去,一人之力还是不能抵挡两人合手,只见翠花被两人逼得步步后退。就在三人僵持不下之际,一个哭声打破他们间的平衡,三人气势一收,聚集在婴儿旁,只见两个大老爷们一边抓头挠耳,一边装着鬼脸逗婴儿,但是翠花脸上的笑容似乎在说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王牛他们见他们收了气势也围了过来,众人出谋划策,你说一来,我说二,个个的头都大了,因为婴儿的哭闹还是没有停止,见他们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而且婴儿也是哭的厉害,翠花也收了继续看热闹的心思。“刘裁缝,你去挤点羊奶过来”翠花一开口,众人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,刘裁缝迅速回屋,一整头母羊都被他提了出来,翠花一看便火了,“我要的是羊奶,你提头羊出来,莫不是想让他直接吃肉?”翠花的怒吼让刘裁缝清醒了几分,又急忙回屋拿个小碗出来盛羊奶,喝了奶后,婴儿果然不哭闹了。这让众人对翠花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“哼,我早就知道要喂他喝奶了”夜老头闷声闷气的说,果然是怕婴儿让给了翠花抚养,不得不说些话以便证明自己也有经验的。“那刚才你怎么不说”只见翠花抓住夜老头不放,继续发声追问,夜老头起身欲反驳,忽然一只手按住老头的肩膀。“夜老头,你看你那间房子,可适合他住?而且你有无食物去抚养他?”众人一直为婴儿的抚养争个不停,村上的老先生终于出来主持公道了,老先生是村上见识最多的人,他们对他也是十分敬佩,老先生本名李明月,在村上开了一间小学堂,教村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孩子识字。老先生的话让夜老头十分的为难,犹豫了一阵后,还是摇了摇头,“我可以去山上捉妖兽,挤奶给他喝,也可以重新盖间房子。”夜老头的一番话让围观的众人十分惊讶,因为夜老头十几年来一直住那间破茅屋,他们也曾劝过他重新盖间房子,每次他都是推脱自己一个生活舒服便可。“我看就这样吧,刘裁缝你家不是还有两间空房,让一间出来给夜老头,如何?”老先生深思后,提出这样一个建议,刘裁缝当然欣喜的接受了,因为这样他还是可以见到婴儿呀。“老先生这可不公平,他们哪会照顾婴儿啊”翠花不服了,因为她觉得她更适合照顾婴儿,女性在照顾这方面天生就是比男性要有很大的优势。“翠花,我还有一间空房啊,你要不要来住”刘裁缝发出奸笑声向翠花问道“哼,鬼才去你那住,我去你旁边盖栋新的,到时监管你们两个”翠花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。“好了,事情就这样定下了”老先生一看场面得到了控制,马上将它确定了下来,以免等下又闹出了什么波澜。“夜老头,这个婴儿可有起名?”明月老先生问道“还没有,刚回来便碰上这事,一时给忘了。”夜老头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的说。“捡于云山,又是姓夜之人捡得,不如就叫云夜。”“好,好,好。”夜老头不禁发声大笑,因为云夜名字中有夜字,这让他有一种老来得孙的感觉。夜老头抱起婴儿,将他举起,婴儿四肢挥舞,也发出了哈哈笑声,“以后你就叫云夜。”名字也起来,事情也解决了,没什么热闹可看众人便散去,但是王牛却留了下来,哭丧着脸。“老先生啊,你刚才可把我给忘啦”李明月倒也十分鸡贼,假装没听见,只是脚下的脚步加快了几分。王铁匠朝那三人望去,三人成三角形将婴儿护在中间,这下王铁匠更不得劲了,哭着脸回家。到了下午,只见裁缝铺旁树立起了一间屋子,还带个小菜园子,往里一看,只见翠花在菜园子中播种耕耘,只是这建房子的速度让刘夜两人讶异。云夜的到来让云村的人高兴非凡。是夜,全村张灯结彩,庆祝村上又多了一个小生命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