骚货玩逼|操骚货丝袜|我的骚货小姨
业务邮箱
IyDUpeVM@aol.com
首页> 欧美黄片乱伦小说

楚宇传

内容详情

深夜,某别墅内“妈的,还真是麻烦!”楚帆很是慵懒的靠在卧室的椅子上,死盯着桌上的文件。堆积如山的文件!“臭老头!”楚帆怒骂着,作为从孤儿院走出的大学生,今天头一次上班,就见到了“熟人”―――――那个在发廊被为自己揭起假发的"经理"。其实这也不是楚帆的错,鬼知道来剪头的是以后的上司,还是个带着假发的老头。现在,霉运来了,钦点的实习作业。不过,楚帆最担心的,是明天,老头会不会恶整他。心烦着,楚帆还是拿起了一本红皮书。“靠!连笔也跟我作对!”楚帆望着空空的笔芯,很是恼怒的扔向一旁的天台。“叮”笔与玻璃的声音清脆响起,楚帆也被聆听的起了身,他走到天台,打开玻璃,送来阵阵晚风。无尽的夜空上布满零碎的星辰,月亮倒是捉迷藏似的躲了起来。那其中最亮的一颗,正收在他的眸里。“好亮的星星!”楚帆饶有兴质的欣赏着夜空的那一颗明星,他还是孩子的时候,就最喜欢在孤儿院的大院里看星星,院长像慈父抱着他“一颗,两颗,三颗……..”“小帆好棒啊!”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盘旋,如今他也是白领了,而院长已经走了,留给自己的,就是这间不算大的别墅。他没有父母,院长就是家人!恬静的夜空,把楚帆的回忆都勾了出来,小时候的庇护,长大后的叮咛,他还记得,院长的最后一句话“小饭啊,照顾好自己”情到深处,楚帆眼里湿湿的,他要努力,挣钱开一家更大的孤儿院,因为,这是院长的未完成的心愿。“院长,你放心吧!无论是什么困难,我一定会度过的!”楚帆朝着天空大喊,那颗明星,好像也知趣的眨眨眼。楚帆淡笑的看看了夜空,静默着低下头,眼里又是盘旋着泪花。“为什么,你要哭呢?”突地,一阵柔和的声音如流水般的荡漾在夜空。“谁!?”楚帆看着天际,零碎的星散了,只有那皎洁如月的星。“你是,那颗星星!”“我们做个朋友吧!”星星答着,忽的发出白雾似的光芒,隐约的勾勒出少年的线条,那少年对楚帆一笑,竟的消失在夜空。“人呢?”楚帆望着四周,堆放着文件的桌子上,陡然的坐着一个可爱的少年,一本正经的看着文件。“你在这里啊!?”楚帆回过头,见那少年对他笑着,两个小酒窝很是可爱的陷了出来。他说道“你的纸可真大!”说着还装着严肃的翻了几页,楚帆也是哭笑不得,不过初见这个少年倒是颇有好感,忙问道“你是谁啊?从天上来的?”楚帆甚是觉得奇异,连忙盘问道“我叫沫熙!”少年不答,只是从桌子上跳下来,“你叫楚帆,对吧!”楚帆点点头,仔细看着沫熙的一身白衣,是在人间没有见过的材料,而那皮雪,也是个赶得上仙子的美女啊,。“喂!你怎么呆了!”沫熙对望着自己发呆的楚帆,很是顽皮的一笑,伸出了手,那白皙的手上,有一道光芒,“给!”“额!”楚帆很是疑惑的接过,那道光倒是一下子暗了下去,原来是一道玉石,这块玉石呈菱形,很是通透洁白,玉石的内部有一个很小的缝隙,似乎是缺了什么东西,而最独特的,就是玉石又有几分神似水晶。“这是?”楚帆看着眼前,沫熙正向他招招手,身影也是淡了下去,“再见啦!”楚帆眼前最后只是空气,他更是对那块玉石有些奇怪。“这块玉石,我…..”楚帆思考着,忽的瞟见了墙上的时钟,“,妈的,一点了!”要知道,楚帆是预计四个小时完成工作的。“没时间了”,楚帆很是着急的坐在椅子上,那块玉石随意的放在抽屉里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天际,璀璨的星辰又现了出来。那无边无际的宇宙中的星系,九颗行星,有序的排成一圈,,如同黑洞似的形成漩涡,漩涡闪着灰暗的银光,旋转着的的纹理延伸到了四周,直至笼罩整个星系。突兀的,灰暗的漩涡上,闪着几粒细微的亮点,亮点愈来愈近,脱离了漩涡,降落在一处火红的星球上。“哈哈!我们兄弟终于出来啦!”鹰钩鼻男子兴奋的望着那个正在缩小的漩涡,“时空乱流快要消失了,不知道还有没人出来!”“大哥!不会的,这么大的乱流,我们努力了百年才抓住机会逃出来!”旁边是一个很是儒雅的中年人拍拍自己大哥,叹了口气“可是三弟,他------------”鹰钩鼻也是低下了头,刚才在乱流里,他的三第,被卷进了其他地方。“从那个地方逃出来,我们两个活着,也不错了!”他突然笑笑。他所说的“那个地方”,指的是漩涡的另一侧的空间“黑洞监狱”楚帆生活的宇宙分为十个星系,分别是主星系和九个分支星系,每个星系都连着空间,而空间之门,便是那个漩涡,数千年开启一次,而这嗜魂兄弟三人,就是从主宇宙的空间监狱逃出来的,奈何,出来的,只是两个人。“走吧!嗜炎!”嗜魂身形一顿,已经消失在夜空,而嗜炎则是停了停,看了看辽阔的宇宙中的繁星,“孩子,你在哪儿呢?”他感慨着,摇摇头,“也许,我见不到他了”!说着,也是很轻巧的跃起,徐徐飞向高空的陨石层。“这是!”他飞了一阵,忽的闻到血渍的味道,忙侧眼去查,便看到悬浮的一支断臂和陨石上的血迹。“大哥”他认出是嗜魂的手臂,不觉心中一颤,忙传音换到,哪还有应,只听得周围轰隆隆的巨响,浮着的巨石一个一个飞到跟前,竟的围成一个硕大的圈子。嗜炎一惊,还顾得什么,忙向上方开口飞去。左侧的石头见状倒是不顾得向他扑去,几声巨响,只见飞来的石头都崩裂开来。嗜炎飞跃着的又或是躲,又或是击碎,但巨石却是无止境的砸来,围住,又崩裂。哪些巨石都是随着嗜炎砸过来,倒是几个围成离得他最近才爆炸,嗜炎明了这一点,哪还放过,只见得他身形骤变,改以只躲不攻。“轰!”那围着一团的巨石,忽的击得粉碎,顿时门户大开,嗜炎待要飞奔离去,就听见四周的狂噪声,那粉碎的石粒,突地施了引力的聚在一起,像是垒房子的越来越来大,竟是化成像是石砌的巨大人形怪物。那怪物见了嗜炎,大笑道“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啊!两块肥肉!”说着还添添舌苔,两只铜铃大的眼睛眯着看着嗜炎。“刚才那个,肉老了啊!““怪物!还我大哥来!”嗜炎闻言怒目一瞪,飞冲过去,手中幻出一把闪着光的重剑,重剑对着怪物的心门,闪着的光晃得怪物张不开眼来。“这是什么剑!挺厉害的吗!”怪物说着,已经被刺中了胸口,不过他只是冷笑“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爷爷!”怒哼着,身体,硬是把嗜炎一通乱甩。嗜炎也是吃力,这家伙防御太强悍了,他的剑,现在是拔也不出,刺又不进,仿佛生根一般。只能被随着甩动,这一甩动还会不时撞到陨石,嗜炎也只是靠着身形躲避。不过他最疑惑的,为什么,这怪物不用手。“对付你,还不需要用手!”那怪物像是知道嗜炎心中所想,这倒是使嗜炎心中一惊,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物质!!“机会来了!”嗜炎望着迎面的怪石,巧妙的双腿一推,直接飞向怪物“轰轰轰!”那怪物粗笨的躲闪,但还是被砸到了,只好用手护着头。“去死吧!”嗜炎见状,突兀的大喊“禁锢之术,手铐!”不约而同的,那粗壮的石臂上,映出黄色的光圈。“什么玩意!”怪物怒吼着,他只是觉的一种沉重的力量压制着自己,动作不觉缓慢起来。嗜炎冷笑着,一股真气流入重剑,那生根的剑,竟猛地刺进去,剑峰一转,划出一个巨大的口子。石怪的身体里,还是石头,嗜炎也听过这种怪物,靠吸食生命为生,身体全是一种物质,操纵身体的是一个核心。而嗜魂,一定是在核心的地方。“你杀了我就杀了我,别侮辱咱家!”那怪物倒是不屑的说着。“闭嘴!”嗜炎心思一动,那怪物就动不了了。他用神识搜索着石怪体内,核心找到了,却没有嗜魂。“你把我大哥藏在哪儿!”嗜炎凶光一现,只见那石怪身上的石头吐出了火舌,火焰集中石怪的一个部位---核心的所在地,就等着嗜炎一声令下。石怪倒是不理嗜炎“等我主人来了你就完了!”“主人,我看是你先死,还是你主人先来!”嗜炎早已是怒火中烧,“吞噬!火蛇之舞”火焰收到命令,真如蛇般的结成条状,飞快的渗透进去,不过虚空也在此时,突地生出几道冰霜,覆盖住了火蛇,相生相克,互相中和。“主人来了!”那石怪喜道,嗜炎也感到不妙,天边,果然映出一个身影。那身影并未靠近,只是淡淡的说道“金琥,别闹了,把人家的兄弟还给他!”石怪听了,倒是很听话的,身上掉下一块石头,那石头掉到地上,成了人形。“大哥!”嗜魂抱住了奄奄一息的嗜魂,“不要担心”那声音缓和到,紧接着双手一划,一道奇异的光芒笼罩了嗜魂,片刻,嗜魂边宛如新生的站了起来。“主人,还有我呢?”金琥突地柔声讨宠卖乖,那身影却是不理他“你自行恢复的本领不成了吗?”“呵呵!”金琥这个石怪咧嘴一笑,身上的豁口又的生出石头,平整无缺。“谢前辈!”兄弟俩齐声道,能在片刻就修复这么重的伤,而且宠物有那么变态,这样的的人物,岂是他们能惹得!“不了,我看了你们的身手了,很好,不过能不能帮我一件事!”那声音突地道。“前辈请说”两兄弟心中疑惑,想是那石怪是为了测验我们实力的!“帮我找一个人”那人很是轻柔的话语很是清晰“他叫楚帆。。。。。。。两人听着,也瞪大了眼睛,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不过听到好处,他们心里都是咯噔一下。这好处是-----------拥有一个星球!楚帆所在的宇宙,遍布着数以亿计的强者,而这强者的级别,有星球与宇宙之分,也就是说一个星球上的星球突破星球的引力,靠着自己的力量,便飞升到高级空间,嗜魂和嗜炎,便是从某个星球飞升不过千年的战士与魔导师。这样的战士,在强者的世界,定时底层的了,必定受到欺负,这嗜炎三兄弟,就是在步入宇宙,就被俘虏进入监狱空间的了。而如果有一个独立的星球庇护,却是安全的。“前辈!你说的是真的!”嗜魂还是难以置信的问了一通,又惊又喜的看了看着二弟嗜炎,嗜炎却是皱着眉,忙传音道“大哥,虽然这前辈不可能骗我们,可他不是可以威逼我们去啊,作甚出如此的代价!”他言是如此,其实心还是想着自己的孩子的,这样一去,又是经历百年时光,自己的孩儿,也许就在来的星球上等着自己。对此,他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的。“二弟!”嗜魂有道,自然是知道二弟的心思“有了星球,我们就去打听你的孩子!”嗜炎闻了,自是想辩驳嗜魂,不料却是石怪金琥抢了白,他甚是气愤的骂了几句,道“你们唧唧歪歪的说什呢?咱家说了,不去就不去,快快答道,真想是吃了你们?”说着又看看那道不语的身影“主人算了吧!让金琥吃了他们!省的麻烦!”那道身影嘴角微微扬起,“两位,好好的想想吧!”他这话语倒是温和,不过兄弟二人却是心有忌惮,都互望了一眼,跟着嗜炎朝他点点头,道“前辈,我便不去了,我大哥去”那人听却,倒是若有所思的摇摇头,又点点头,似乎犹豫不决,嗜魂见了,忙到“前辈,我去也是可以的!”“那……….那好吧!”那人见他二人如此的坚决,若是强迫,恐怕会坏了事情,不由得的又对金琥道“金琥,你的能力,也是不错了,你也去罢!”金琥应了一声,有对嗜炎瞟了一眼,神识传话道“你不去,也是便宜我了!谢谢啦!”嗜炎吃了一惊,便宜?什么便宜?他对这个金琥,满心疑问,待要询问他,只见眼前白光一闪,那道奇异的光笼罩了嗜魂和金琥周身,像是有生命的似的滞留在身前,犹如雾气一般。那人朗声的说道“这是我的一丝灵魂之气,你们可以随心的用它,至于剩下的,金琥会告诉你们!”罢言便化作青烟,消失而去了。嗜魂见他突然离开,望着眼前朦胧的灵魂之气,心中若有所思,忽的念头一动,猛然,那团雾气又开始运转,受了命令的集中在一处,竟凝结成个发光的东西,拿东西轻飘飘的落下,“成啦!”嗜魂很是兴奋的望着手上的弯刀,正是那雾气变换成的,他望了望二弟,嗜炎也微笑着看着他,喜悦大哥得了宝物,终于不用躲躲藏藏的生活了。其实这三兄弟,大哥的实力是最难提升的,只怪他在修炼时选的是战士,虽是攻击凶猛,一击千钧,只是体内神力太弱,灵魂也是处于下等阶段,他二弟的魔法,耗得不多神力却是束缚别人,,后进行攻击的法门,比于对付金琥的那招,就是极强的束缚之力,而他三弟,修的是就是神力的攻击,他们在那个空间历练一番,二弟三弟都有了提升,除了他以外“我终于可以去雪耻了!”嗜魂暗暗想到与金琥的战斗,忽的转头向金琥“金琥兄!能否赐教几招!”“好啊!”金琥倒是不屑,正要说后句,见嗜炎却急忙的神识传音,冷笑道“我便不用这灵魂之力了,还让你几招!而且谁缚住谁就赢了”“啊!”二人皆是惊讶,嗜魂嗜炎都见过这金琥的能窃听人心意的本领,不过还是忍不住的发问道“金琥兄这神通到底是什么能力!”金琥只是笑笑,道“这叫窥心术!”又转了冷酷的面孔“走,这里咱家甩不开手!”说着望了嗜炎一眼,心道:莫不是这小子有地形之势,怎么会赢了我,咱家换个场所,等赢了那个嗜魂,再赚回面子!“这样想着,金琥已经领着他二人到了一处空旷的行星,这里是一片荒芜的土地,料想金琥是占了上风,不过嗜魂怎不想到这点,但他还是拉开了架势。金琥约她战斗不是为了再去打败嗜炎赚回面子,嗜魂也是如此,他站定着,手里握着那把弯刀,提防着金琥的突来袭击,他也不敢传音,这可极坏了躲得远远的嗜炎。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金琥发出狂笑,道“作甚那么严肃,我让你便是!”罢言身体一缩,倒是与嗜魂一样大小了。“哼!”嗜魂轻轻一笑,倒是不理会金琥,这可把金琥惹恼了,“敢不理咱家!”见他还未说话,气急败坏的猛的跃起,生生的把铁拳砸了过来,可嗜魂竟然不躲,挥舞着弯刀,正是与金琥正面交锋,“大哥!不可啊!”嗜炎很是焦急的劝说,嗜魂都是不理,只是运转全身神力,附在弯刀上,猛地朝虚空劈下“轰!”弯刀激起的光波径直砸在空气间,正忽的爆炸开来,震出一个硕大空间的缺口。“什么!”金琥飞势凌人,眼见那缺口正在身旁,待要绕走,竟感到一阵压迫,这压迫比那嗜炎的还强了许多,不过不是那么凶猛,细下看时,才知这是空间修付所产生的力量,不由心中更怒,骂道“**的兄弟都是只会用什么困人的力量!算什么。。。”后句未出,只觉身体一轻,身上束缚全无,欣喜无比,怒瞪着嗜魂,只见他颤巍巍的,定时虚耗不少神力,才砸出的空间缺口。“你妈的遭到报应了吧!”金琥得意一笑,飞到他身边想踹他几脚解气,刚把手搭在他肩上,突地感觉身体一颤,双手被抓住一扭,已被反身缚住手脚.“好家伙!在这等着我呢!”金琥转头望那嗜魂,知他是演戏,脸上突变的笑嘻嘻的“好在我也留了一手!”“金琥兄认输了罢”嗜魂时刻监视他周身,他岂能脱逃。“你忘了我是什么了!”嗜魂猛然一醒,金琥是石头化身,亦可化成本体入土脱逃,心想此处,但已是不可阻止,那双手握住的,那还是金琥,明明是石头。“可恶!”嗜魂四下看之,只看见金琥远远的望着他。奈何那嗜炎的光圈是永远滞留在金琥身上,锁住的是灵魂,他用这一招还是无用,而嗜魂这是缚住身体,倒是派上用场。嗜魂尽是恼怒,又握着剑。俯冲上去,“咱家就动点真格的!”金琥也迎上去,猛攻一阵,但都被嗜炎的弯刀接住逃窜了,怒吼一声,身子飞出无数巨石,在刹那间围住嗜魂,嗜魂见状不慌不忙,弯刀化作雾气,融入其身,猛地冲向上端,他速度快了十倍,那些围过来的巨石自是来不及,“你以为这样就行啦!”金琥一身传音,已是站在上端的位置,正是把嗜魂堵在这里,逼得他在这巨石窝里受敌,“要你尝尝咱家刚刚的滋味!”金琥喝着,他身上又冒出石头,把这包围圈挤得更小,便是要把嗜魂挤的不能动了,自己却在外得意的大笑。“呵呵呵!你这一招出到我家里了?”嗜炎心中突地一喜。“什么?”金琥倒是变得严肃,他这妙法,其实是用了全力的,他紫雾未用,用了便是以大欺小,也怕人笑话,可有怕嗜魂又使得什么计谋,才用全力,可他听得这一语,也是不得怠慢,忙用得一丝紫气,加快了巨石的衍生,只看到嗜魂的活动空间以不得伸展才放下心来,殊不知这也是嗜魂所希望的。“隔山打牛!”突兀的,那向里的巨石收嗜魂一掌,不动丝毫,力道向外传递,正是打向金琥的位置,金琥眼见拳风呼过,正是腹部受击,不由地疼痛万分,坠下高空。当下运转紫气,只是嗜魂已然站在身后,一把抓住他的双手,又见的紫气绕在他身上,便是捆扎他的周身,无法脱逃了。“你妈的用的是什么招数,咱家好生疼痛啊!”金琥自是认输了,不过倒是十分奇异那一掌,嗜魂则是笑道“这是小弟未飞升时的绝招!正好用的恰当”金琥听他是自己给的机会,也是哭笑不得,不过只好认栽,有道“不成!咱家输给你们两次了!我还与你二弟打一场”“好,我问问二弟”嗜魂心思传到,只是摇摇头,“二弟走了!”金琥更是挠挠头,“那好吧!咱们再打一场,不过这次我可用紫气了啊!”“甚好!”嗜炎在千里外看着远处星球上的波动,对着天空的繁星淡然一笑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